·首页 > 新闻动态 > 推荐阅读 
新华日报:市长院长校长激辩医卫改革
2011年3月7日 阅读8210次 信息来源:宣传处
新华日报 2011-03-07)

市长院长校长激辩医卫改革
——江苏代表团第五组审议现场实录

  没有事先设定主题,江苏代表团第五组昨天上午的审议演变成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审议专场。大家就热点问题各抒己见,观点交锋,现场气氛热烈。

  年轻人为何不愿去当社区医生

  王广基(中国药科大学副校长):扬州的社区医院搞得很早,至少20年前我父亲生病时就有家庭病床。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社区医院和家庭病床没有发展起来?

  王燕文(扬州市委书记):我们已经把扬州市区的社区医院和三甲医院挂起钩来,整合医生资源、培训资源。社区医院不要强调自己的系统性,要更加有机融合到社区医疗服务体系中去。我们的三甲医院也设立了社区医疗处。但是,目前这个事儿还是处在“鲜花点缀”的层面,整个网络并没有编织好。

  丁大卫(南通市长):现在政府为社区医院是很愿意花钱的。但是医生不愿意下去,老百姓信任度也不够。其实很多社区医院硬件都上去了,就是没有人去。

  王静成(苏北人民医院院长):基层医疗卫生最基本的问题是人的问题。现在采取的很多行政措施,没有达到真正效果。比如到乡镇医院的新大学生,财政补贴两万五。老医生有意见了,大学生还不会看病就贴两万五,我一年收入都不到这个数。基层有基层的难处。福利、待遇、定期进修、知识更新,谁来保证?

  易昕(通州市人民医院董事长):没有良好的生活、工作和培训环境,年轻医生的收入和结婚都存在问题,他们怎能下到基层?县级医院对人才来说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过渡。所以我建议国家多增加投入,支持县级医院。

  3年就能培养一个全科医生吗

  苗毅(江苏省人民医院大外科主任):MD是训练做医生,给人看病的,PHD就是做医学研究的,是给小白鼠做手术的。目前我们的教育体制是PHD和MD混为一谈,只要是医学博士,两年后就是副主任医生,从PHD转到MD非常容易,不需要专门的培养。实际上PHD和MD有严格分工,训练过程是不一样的。(注:MD-doctor of medicine 临床博士/医生 PHD-doctor of philosophy 基础研究型博士/医生)

  曹卫星(江苏省副省长):“社区医院没人去”折射出的根本问题是医疗人才培养要改革。医疗人才培养有自己的规律。国外医生一旦取得MD资格,随便到哪里都可以行医,无论公立私立、大医院或自己开私人诊所。

  郭荣(扬州大学校长):从国外回来的都知道,一个医生要在4年生物、4年医科、4年实践一共12年后才能做主治医生。但我们的医学院学生4年学完就出来看病了,老百姓不相信,是可以理解的。为了解决社区全科医生问题,前两年要求凡是有医学院的大学都要招200个专科生做基层全科医生,这是不符合人才培养规律的。我们学校就没有招。全科医生比专科医生要求更高,12年都不够,何况3年?

  医院改制公私比例该怎么定

  苗毅:我觉得医疗卫生体制改革首先要解决基本医疗保障,长远来看,还是要市场化。发达国家的医疗投入在15-20%,我们国家还不能达到这个数字。江苏去年财政投入占医院收入比重也才6.4%。中央出台了鼓励各种社会资本办医院的政策,我觉得思路很对。应该有更多民营资本参与到公立医院的改革中去。让民营资本进来,可以增强活力,也可以推动公立医院去行政化。

  王燕文:苗主任,如果民营资本进入公立医院,政府恐怕不再愿意给钱,因为存在“这个钱给了谁”的问题。

  苗毅:国家给投入的时候,应该这么想:不管钱投给了公立还是民营,都是给了老百姓。

  易昕:我们参与了公立医院改革。公立医院股权多元化改革,有的做得好,也有的做得不好,做得不好的基本上是没有按照医疗市场规律来做。我们在县级医院参股后董事会约定,资本回报率不得超过5%,你不能把医院当成摇钱树。

  方宜新(南通瑞慈集团董事长):我建议,医疗体制改革的框架设计中,应该明确公立和非公的比例,国家可以就此提出“十二五”目标。现在中国非公有制医疗机构个数多,体量小,高端市场没有形成,私立机构难成气候。对民营医院,我们已经探索了10年,有很多酸甜苦辣。我们现在很愿意和南通大学进行合作。我们不缺资本,你们有的是人才,我们双方利润分成,共建一个国际一流水准的医学院。

  曹卫星:我非常支持。高校完全可以解放观念,创新办学模式。

(新华日报记者:王晓映)

 

不能药价降了医生却跑了

  热门话题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1年要完成农村三级卫生服务网络建设任务,这十分重要。但现在的‘建设’,主要不是盖楼、买设备,而是要有给农民看病的人才。不能设备全了、药价降了,医生都跑没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安乡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志英的意见,引起了湖南团多位代表的共鸣。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五江轻化集团董事长肖自江在5日的小组讨论上,忧心忡忡地说起了农村目前医疗人才匮乏的现状:“长期在农村生活,知道现在乡村医生工资非常低。优秀一点的走了,根本留不住人才,离城乡统筹发展还有很大距离。要加倍提高农村医务人员的工资才行。”

  “农村的现状确实就和肖代表说的一样。”全国人大代表、张家界市市长赵小明对此表示十分赞同,“农村在医改后,医疗机构的硬件建设得到了极大的改善,X光机、B超、心电图、洗胃机、半自动生化分析仪为主的乡镇卫生院‘新五件’都配上了,但是许多都闲置,因为没人会用。”

  赵小明扭过头,对着旁听小组讨论的发改委同志说:“关键是怎么让农村医生享有比城里更高的待遇,留住人才。”

  “正在试点的‘药品零差价’加剧了人才的流失。”曾就此进行深入调研的王志英代表,向记者展示了一组数据,“到今年,湖南常德一共有4个医院试点基本‘零差价’的基本药物制度,结果占医院原收入60%至70%的盈利没了,而县里财政收入低,要财政配套的800多万元根本到不了位,医务人员不安心,很多都走了。”

  “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难题不应当通过降低医务人员待遇来解决,没有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医疗体制改革就不可能成功。”王志英的话,得到了大家的赞同。